首页 阅读八月故乡,稻田金黄

八月故乡,稻田金黄

我有很浓的乡土情结。看见稻田麦穗,总是抑制不住的满心愉悦欣喜。春夏禾绿,秋收金黄,那是生命的色彩,一眼看到就如同灵魂开了窍,再也挪不开目光。

从小在农村长大,春耕夏种,秋收冬藏,回想起来,好些美好记忆,都浓缩在这些场景中了。跟着父辈们耕种、收获,每次到田野都是满身心的开心快活,在稻田里玩泥巴,抓蚱蜢,放开蹄子嘶奔、跟着阿猫阿狗打滚,那片土地,带给我们无尽的快乐与惊喜。

八月,在这个村寨待了四天,一个游人半天就能走完的地方,仿佛过了数月,却仍觉匆匆。那几天时间里,日未出而作,日落而未息——早起看日出,白天的时间逛逛寨子。上下午阳光不烈的时候,在稻田旁边,面对金黄,一坐就是半天。晚上朋友们在一起聊天欢笑high歌,深夜实在太困了,才意犹未尽的各自慢慢睡去。

这里是岜沙,一个隐于黔东南大山里的苗寨,中国最后一个带枪部落。八月,正是收获的季节。

尽管游人来去也不少,可村民依然淳朴,依然着自己的劳作。早起打草、收割稻谷晾晒、放牛养猪、织布蜡染…好些场景是那么熟悉。每天都能看见他们在田间地头在坝上各自的忙碌,有时候看见他们站在田间,那身形普通得在金黄禾绿中并无一丝特别,却总有一种莫名的触动,或许我是看到了自己的父老乡亲,那是一种庄稼人对收成饱含希冀的守望。安于天命,知足常乐,乐享天年,在这样的地方,总能看见农人的淡然。他们讲着方言,有时候听得不是很懂,却依然满脸笑容的为你指路与你回应。

一天傍晚从稻田回来,看见村民们摆满月酒,到那里就走不动了,大姐们热情地拉着我们喝酒吃菜,欢快的闹腾了一番。虽然彼此的言语不是很通,但那一颗心,早就融在一起了。香甜的糯米酒喝了好几杯,那一晚,真的醉了。

白天,村民带我们去田间捕稻花鱼。几个人满山坡的跑,帮我们放水、带我们捕鱼,还各自砍柴、烤鱼、做饭的忙活好大半天,大热天的穿着民族服装卖命的干。他们不善言语,行为质朴,却一下就能感受到那满满的诚意,那农民特有的可爱与淳朴,热情与羞涩。心就变得温暖、柔软、感激。

春季秧苗青葱,秋季稻谷金黄,打出大米雪白,过上日子红火。对地球上所有的稻作民族来说,这大概就是他们共同的心愿,以及这一心愿应有的色彩。这满山金黄禾绿,总让我想到《舌尖》的画面,很是喜欢。

那是一种通透的金黄澄澈,在蓝天白云间,稻谷干净得没有一丝灰尘。被满山遍野这样的场景包围,会感到震撼。这如世外桃园般小清新的田园风光,有时候会让你感到这是稻产丰富、游人倍至的泰国、清迈、拜县。只是,这里是让我更为熟悉亲切的故乡。

有稻田的地方,就是故乡。这里不仅有风景,更有农人的劳作与艰辛。我愿在这片土地欢笑、死去。匍匐于此,将生命依托于此,将那些快乐那些触动,永远的融入那片金黄,静静守望于此,心思宁静,不曾离开。

那是最美的时候。

作者:谭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