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茶事郁郁水仙茶

郁郁水仙茶

“雪沫乳花浮午盏,人间有味是清欢”。一直以来,总认为茶是与诗词分不开的,读着这首诗,总能让我想起小湖,想起小湖醇醇的水仙茶。
水仙茶属乌龙茶的一种,它不似铁观音的如兰馨香,不似龙井茶的碧绿清透,也不似碧罗春的浓郁甘醇。以沸水冲泡的水仙茶,茶色澄黄如琥珀般明澈,端起茶盅轻啜一口,回甘久久,茶香逐渐渗入你的肺腑,令人神清气爽,这就是水仙茶的茶韵之所在。
对水仙茶的真正了解与亲密接触,是我在小湖镇工作的五年之中。这五年中,我的足迹徜佯于小湖镇的山山水水,用我的相机记录了小湖镇的风土人情,水仙茶的记忆也在其中。青山绿水,云雾缭绕,山峦起伏,自是滋养水仙茶的家园。清澈宁静的乾溪从大山深处绵延汇入南浦溪,乾溪与南浦溪所流经之处,满眼都是郁郁青青的水仙茶园,似一条条绿色的丝带蜿蜒伸展在丘陵地带,在阳光下焕发勃勃的生机。小湖镇的秦溪村双狮历自然村海拔 880米,山高坡陡,峭壁高悬,终年云雾缭绕,极具生长水仙茶的小气候,出产的水仙茶品质更是上乘。
水仙茶被人们发现的时间仅仅是短短的一百多年,打开记忆的门细细审视它的历史却难免令人心中有些许的沉甸甸。它的历史就是一部小湖镇的制茶业兴衰史,有着道不尽的几多甜酸苦辣,诉不完的几多悲欣交集。它曾有过兴盛一时的辉煌成绩,也曾因历经战火浩劫而倾颓荒芜。


据道光年间《建瓯县志》记载:清朝道光年间,大湖村苏姓樵夫在岩叉岗砍柴时发现了水仙茶树苗,遂移栽至大湖村西乾厂这个地方。水仙茶树开着白色的小花,但却不结果实或仅结少量果实,因此繁育新枝成了大问题。但是聪明的茶农从茶树被压倒后长出新枝中悟出了可以“压枝”法培育新苗的道理,于是水仙茶才得以不断的开枝散叶,繁育出一代又一代的茶苗。历史往往就是这样的:只是一个不经意的偶然,从此,水仙茶得以幽香四溢,载入茶叶栽培的历史,在众多的茶品中以自己的魅力独树一帜。
时至今日,谁也不可否认小湖是水仙茶的故乡。
水仙茶的故乡因了水仙茶,在清光绪年间至民国初,茶业进入前所未有的繁盛时期。“岩叉水仙”一出,足可号令各路豪强纷至踏来,引得广东、香港茶商纷纷慕名前来大湖开设茶庄。小湖的茶商也不甘落后,开设许多茶庄,据《小湖镇志》记载:那时的茶叶交易量曾突破万担,各个茶行的捡茶女工最多时曾达百余人。水仙茶叶的成品则以锡箔、铁皮、木箱、桐油棉纸、篾篓等密封精装,通过南浦溪水顺流而下运至四方。大湖黄氏水仙茶庄还获得当时福建省长萨镇冰亲赠“武彝春色”金匾一幅。
今天,站在大湖村的南浦溪岸边,看着青山倒映,溪水静静地缓流,我可以想象当年的南浦溪畔,是一个诺大的茶叶集散地,水陆码头边上络绎不绝的船来船往,雪花花的银元与清香沁人的水仙茶叶就在此交易,南来北往的客商云集,造就了旅馆赌场林立,酒楼茶肆次第营业的繁荣景象,南浦溪畔的灯火明灭,映照了多少风尘中的娉婷倩影,舞榭歌台的迷离眼眸,又留下了几多缠绵的逸事呢?
在水仙茶发展的历史中,不可不提的有三个人物:传说中的祝仙、水吉议员黄子峰、“楮林山上不老松”黄仁盛。这三个名字是与水仙茶紧密相关,集古今传说与现实一道,带给我们许多美丽的遐想与思索。
水仙茶的传说与晋代王质樵采于烂柯山遇仙的故事如出一辙:孤儿祝仙在小湖岩叉岗上放牛,因机缘巧合得到二位仙人赠送的茶树,感念众乡亲的养育之恩,将茶树留给乡亲栽种,乡亲们将带来福祉的茶树命名为“祝仙茶”,因当地方言的谬误,祝与水的发音相近,祝仙茶便被称为“水仙茶”,至今岩叉岗上仍有“棋盘石”、祝仙洞的遗迹留存。
民国时期的水吉县议员黄子峰先生是小湖最大的茶商之一,他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离开祖国大陆定居于澳门。饮水思源,远隔万里关山仍牵挂着大湖水仙茶母树的生长情况。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他
回乡探亲,亲笔撰书《福建闽北产茶伊始历陈叙述序》,详细叙述了水仙茶的发现经过及辉煌成绩,特地出资在发现水仙茶的原址上植下数株水仙茶母树,建冢立碑镌刻“水仙茶母树”五个大字,一抔黄土掩风流,以此表达对水仙茶母树的敬意。
“楮林山上不老松”黄仁盛的故事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涌现出来的英模人物。大湖村楮林耕山队队长黄仁盛同志带领耕山队员们艰苦创业,向荒山进军,开出成片数百亩的茶园,1962年黄仁盛同志光荣出席了华东英模会,被授予华东英模的光荣称号,《福建日报》、《人民日报》等媒体报刊报道了黄仁盛艰苦奋斗、开山创业的事迹。我曾经看到原建阳县副县长黄金山先生的一篇文章中追忆了“不老松”黄仁盛的光辉事迹,对黄仁盛老人重新又有了更高的认识,在心里由衷地充满敬佩之情。
水仙茶走过昔年的繁华岁月,也经过郁郁不得志的年代。曾经的中国经历政局动荡、烽火硝烟的浩劫而导致茶园荒芜。解放后曾有一个时期乡镇为了发展农业生产,将茶园开辟为桔子园,茶叶价格也经历过低迷的时期,为了将这一优良茶品提升品质,占领市场,小湖镇党委、政府领导为之殚精竭诚做了许多努力,耗资在进入小湖镇道路口建立一座标志上面镌刻:“小湖——水仙茶的故乡”几个朱红色的大字,积极申请水仙茶国家地理标志保护,以后还将成立“水仙茶研究所”研发水仙茶制作加工新工艺,以提高水仙茶的品质,还协办开展了水仙茶的茶王赛等赛事,极大地提高了水仙茶的知名度。水仙茶产业的发展也得到了市有关领导的关心与支持,市政协邱运财主席不辞辛苦前往水仙茶母树所在地造访,为做强做大水仙茶产业献计献策,不遗余力地推动水仙茶产业迈上新台阶。
有这么多的人为了水仙茶的发展壮大倾力相助,我想,这真的是水仙茶之幸,它赶上了一个很好的年代,经过一代代人的荜路蓝缕,不断努力,它的未来不再是梦,看漫山郁郁青青的水仙茶园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人生如茶,苦甘醇厚,还须细细品味,淡淡思量。在小湖的五年时间里,我独钟爱这醇醇的水仙茶。

作者:郑桂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