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 篇 老家来人说:老屋天井中的那棵泡桐树死了。 我的心里一颤,老半天没有说话,思绪一下子被拉长了。 老屋承载了我的童年,留给了我难以忘怀的记忆,无论是欢乐的,还是痛苦的,都是值得我永远珍藏的。 自从全家迁到县城后,已经有近十年没有回老屋看过了。老屋留给我童年的的一个伙伴明暂住。他是个极其老实本分的农村人,常让我想起鲁迅笔下的闰土。他结婚后一直无力盖新房,就借住在我家的老屋。当初父母之所以同意让明居住,一是认为明本质好,不会有鹊巢鸠占的想法,二是因为房子长时间无人居住,会损坏很快。我们让他无偿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