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出声音永远是有用的

发出声音永远是有用的

有一年,我应邀到一所中学演讲。中国北方的农村,露天操场,围坐着几千名学生,他们穿着翠蓝色校服,脸蛋呈现出一种深紫的玫瑰红色。冬天,很冷。 我从不曾在这样冷的地方讲过这么多的话。虽然我以前在西藏呆过,经历过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,但那时军人们急匆匆像木偶一般赶路,缄口不语,说话会让周身的热量非常快地流失。这一次,吸进冷风,呼出热气,在腊月的严寒中面对着一群眼巴巴的农村少年谈人生和理想,我口中吐冒一团团的白烟,像老式的蒸...

不忘初心,继续前进!

不忘初心,继续前进!

今天,冬日周刊正式上线一周年啦!听说菠萝学院也将上线,让我们不忘初心,继续前进!

漫话记忆中的货郎担

漫话记忆中的货郎担

        我的家乡“鉴江”古称镜峰,踞闽东一隅,三川环绕、一水开源,山水相依的滨海小镇,那里有着我童年的全部记忆,每每想起,便祭以心香三炷。“噗咚担”、“咔糖担”、“粪龊担”。这老“三担”是我儿时缤纷的花瓣,风来、风止,芳香在生命中弥漫……。         早年在那个山沟沟海边边的小镇,街面上除了几家“暗仔店”,几乎没有太多商业活动,于是“噗咚担”顺理成章地受到大家青睐。“噗咚担”即拨浪鼓担,是因挑担者手摇拨浪鼓“噗咚、噗咚”走街穿巷叫卖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