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住在山里的人们

那些住在山里的人们

(一) 冬闲的时候,如愿去了桐庐小住。山居生活短暂而惬意,有时,竟然有一种错觉——“从自己身上克服了这个时代”(尼采) 我住在朋友大海的民宿里,日子过得相当柔软。光脚站在铺设着地暖的、舒适的客房里,看着洁净的落地窗外红色的水杉倒印在绿色的湖泊中。还有一对一的管家服务,照应日常起居,每天坐在露台上看书,累了,便抬眼望着远处飘阿飘的云,心气如羚羊挂角般超脱。 要通过公共交通到达民宿,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,要转车。...

闲话香港茶餐厅早茶文化

闲话香港茶餐厅早茶文化

香港茶餐厅代表着香港的生活文化,相对于大陆上班族匆忙的早饭,香港茶餐厅里的早茶是一顿丰盛的早宴,只要时间允许,很多香港人会在早上约上朋友,或陪同家人一起到茶餐厅里,点上几笼粤式饺子、一壶靓茶,大谈家常闲话,好不惬意,身处这种情景你会体会到什么才是生活。这个早茶的习惯,不仅在香港,也是广东的一种饮食文化。 喝早茶不用赶早,时间是自由的,不少人喜欢在早上晨运后才到茶餐厅,八九点亦可,甚至十点也无妨,早茶讲究是悠闲雅致的...

莫听穿林打叶声

莫听穿林打叶声

作为一个苏东坡的粉丝,听闻作家于坚按图索骥地走遍了苏东坡一生的行迹,并写成《朝苏记》,心里非常羡慕。这也是我多年来想要完成的一次旅行,哪怕不能完全,但也很想有机会去看看养育了诗人的眉州的青山绿水,使其功成名就的中原厚土,以及磨炼了他心智的热带雨林。 每每捧读苏词,除了淋漓畅快,更好奇的是,一个相隔千年的人缘何写的东西在今天看来毫不过时,丝丝入扣。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,不知天上宫阙,今昔何年。”在采访中,于坚说,苏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