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分类阅读

南山的味道

1.引子 有这么一种让人迷恋,让人疯狂的黑色饮料,它是文人墨客的灵感源泉。它协助贝多芬抗争命运,与巴尔扎克一起描摹人间喜剧,是毕加索下笔之前的女人,甚至成为飞入太空宇航员回家的诱惑,这种黑色的饮料叫咖啡。 2.品味南山 到过杭州的人,大多知道紧挨西湖的南边有一条南山路,不仅因为这里有大名鼎鼎的中国美术学院,更因为这里曾是酒吧、茶馆云集而名声响亮,印象里这是一条幽深的老街,道路被高大的梧桐树覆盖,到了秋天一街落叶,在奔驰的车后飞舞。入夜后,这条路会依从一种低沉婉转的调子歌唱。然而在2002年的岁末,这条从...

我见青山多妩媚

摘要:爸曾经说,坚持与不坚持之间没有对错,只在于做喜欢的事,用心去做,生活就很简单。   大年初一清晨,和爸爸一起出门。村里的古老习俗,每年这个日子,需要去祠堂拜祭祖先或各路神明。此时雾掩山村,微寒。昨夜细雨方歇,洗礼后的村落额外秀气。新叶绿得耀眼,走在泥泞的乡间小路上,看着嗅着都是春天的味道,心情也就灿烂起来。挑着担,依次拜祭四个祠堂,感觉一如往年的热闹。拥挤的人潮,旺盛的香火,震耳欲聋的鞭炮声,笑语盈盈夹杂新年贺词,勾勒出故乡春节的画面,我喜欢这样的场景。   接下来顺流而上,这是马...

不喧哗,自有声

不喧哗,自有声

世界无边尘绕绕,众生无尽业茫茫。 01 今年的生日,我是在工作中度过的,上午在公司加班开会商讨新的广告案,中午赶往电台录下一周的六档节目,傍晚又回到公司改文章、做最终企划,等到忙完才注意时间已经过了凌晨,打开手机看到许多未接来电和信息,很多朋友发来生日的祝福,这时我才察觉,这一年的生日就在这样与平日无异的忙碌中,过去了。 公司空荡荡的没有人,只有我办公室的灯还亮着,长时间坐在电脑前肩膀酸疼,站起来的时候浑身骨头嘎嘣嘎...

很高兴你终于来了

很高兴你终于来了

01 在朋友给我讲完他的故事互道晚安后,北京的天蒙蒙亮了。 我睡意全无,站在窗前点燃一支烟,看着这座刚刚苏醒的城市,它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,网罗住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,你和我都是这张网的某个点,我们彼此缠绕交织,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其中。 对面楼上的灯还没有点亮,很多人依然还在睡梦中,只有这座城市渐渐睁开了眼睛,好像上帝一般慈祥地端详着我们,所有的悲欢离合在它的眼睛里都是沧海一粟,微微一笑,转眼好些时光就这么过去了。 是...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解说词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解说词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是纪录频道推出的第一部高端美食类系列纪录片,从2011年3月开始大规模拍摄,是国内第一次使用高清设备拍摄的大型美食类纪录片。共在国内拍摄60个地点方,涵盖了包括港澳台在内的中国各个地域,它全方位展示博大精深的中华美食文化。向观众,尤其是海外观众展示中国的日常饮食流变,千差万别的饮食习惯和独特的味觉审美,以及上升到生存智慧层面的东方生活价值观,让观众从饮食文化的侧面认识和理解传统和变化着的中国。 而台词优美...

施一公:研究型大学当推行“学不以致用”

施一公:研究型大学当推行“学不以致用”

施一公:当所有精英都想干金融,这个国家一定出了大问题   如今我们的GDP已经全球第二,但是看技术革新和基础研究的创新能力,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排在20名开外。我不知道在座的哪一位可以心安理得地面对这个数字。我们有14亿人口,我们号称我们勤劳、勇敢、智慧,我们号称重视教育、重视科技、重视人才。改革开放三十多年,还可以找各种各样的理由,我们还是刚刚起步,文革刚刚结束三十...

什么是供给侧改革

老王本来是个卖西瓜的,后来城里每家人都买了他的西瓜,市场饱和,需求不足,他想扩大经营规模,挣更多的钱,已经不可能了。老王有一天突然豁然开朗,再围绕卖西瓜做文章,是不可能挣更多的钱的,思路得从怎么卖更多的西瓜,转向卖什么比卖西瓜更赚钱上面去。这叫供给侧改革。 老王瞅了瞅,发现扫帚比较好卖,马上关闭了西瓜厂,投资建了一家扫帚厂,开始生产扫帚。从产西瓜,转型为生产扫帚,这个叫做结构调整。 很快,大批的扫帚生产出来了,大获成功,老王又挣了很多钱。大家看老王卖扫帚这么挣钱,都纷纷加入扫帚行业,世面上竞争...

八月故乡,稻田金黄

八月故乡,稻田金黄

我有很浓的乡土情结。看见稻田麦穗,总是抑制不住的满心愉悦欣喜。春夏禾绿,秋收金黄,那是生命的色彩,一眼看到就如同灵魂开了窍,再也挪不开目光。 从小在农村长大,春耕夏种,秋收冬藏,回想起来,好些美好记忆,都浓缩在这些场景中了。跟着父辈们耕种、收获,每次到田野都是满身心的开心快活,在稻田里玩泥巴,抓蚱蜢,放开蹄子嘶奔、跟着阿猫阿狗打滚,那片土地,带给我们无尽的快乐与惊喜。 八月,在这个村寨待了四天,一个游人半天就能走完...

发出声音永远是有用的

发出声音永远是有用的

有一年,我应邀到一所中学演讲。中国北方的农村,露天操场,围坐着几千名学生,他们穿着翠蓝色校服,脸蛋呈现出一种深紫的玫瑰红色。冬天,很冷。 我从不曾在这样冷的地方讲过这么多的话。虽然我以前在西藏呆过,经历过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,但那时军人们急匆匆像木偶一般赶路,缄口不语,说话会让周身的热量非常快地流失。这一次,吸进冷风,呼出热气,在腊月的严寒中面对着一群眼巴巴的农村少年谈人生和理想,我口中吐冒一团团的白烟,像老式的蒸...

漫话记忆中的货郎担

漫话记忆中的货郎担

        我的家乡“鉴江”古称镜峰,踞闽东一隅,三川环绕、一水开源,山水相依的滨海小镇,那里有着我童年的全部记忆,每每想起,便祭以心香三炷。“噗咚担”、“咔糖担”、“粪龊担”。这老“三担”是我儿时缤纷的花瓣,风来、风止,芳香在生命中弥漫……。         早年在那个山沟沟海边边的小镇,街面上除了几家“暗仔店”,几乎没有太多商业活动,于是“噗咚担”顺理成章地受到大家青睐。“噗咚担”即拨浪鼓担,是因挑担者手摇拨浪鼓“噗咚、噗咚”走街穿巷叫卖而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