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分类阅读

体制改革风声再起,单设食药监局似成定局

体制改革风声再起,单设食药监局似成定局

国家食药总局毕总局长最近很忙,上半年全国人大委员会组织的《食品安全法》执法检查刚结束,便马不停蹄地赴各地调研食药监管体制改革问题,按汪洋副总理的说法,7月上旬要完成调研,争取拿出办法。究竟是“三合一”还是独立设立食药监监管机构届时似可见分晓。 7月6日,国家食药总局官网上刊发一则新闻,标题《毕井泉在河北调研时强调不忘初心 继续前进 加快完善统一权威的食品药品监管体制》,在新闻里,毕总局长强调,完善统一权威的食品药品监管机...

怀一颗柔软 心得一世清欢

怀一颗柔软  心得一世清欢

雪味乳花浮午盏,蓼茸蒿笋试春盘。人间有味是清欢。 谈人间清欢,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苏东坡这极富哲理的词句,这远离城市,远离官场,远离名利,走进农家,感受清茶淡饭的快乐,不是人人都能理解,更不是人人都能体会的。 而我更认为,清欢者,林清玄也。 他是台湾著名的作家,30岁前便获得了台湾所有文学大奖,而就在他随手一挥便成佳作,佳作一出便风靡台湾之时,他选择走入佛门,远离名利与喧嚣,贴近平淡与清欢。后来林清玄在多部著作中都提到人...

闽北区志

闽北区志

闽北区志 1949年 10月1~22日,全区各县民众先后集会,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。 10月23日,对民国政府旧工作人员进行接管,实行“教育、改造、团结”的方针。 10月30日,顺昌匪首吴兴生率匪众37人、长短枪24枝,向政府投诚。后吴复为匪,于1950年6月12日擒获,被处决。 11月24日,中共福建省第一和第二地方委员会,分别更名为中共福建省建瓯地方委员会和南平地方委员会。 11月25日,第一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发布各县党政军民机关团体人员编制通令。...

信客

信客

一 我国广大山区的邮电网络是什么年代健全起来的,我没有查过,记得早年在乡间,对外的通信往来主要依靠一种特殊职业的人:信客。 信客是一种私人职业,不受任何机构管理。这个地方外出谋生的人多了,少不了要带几封平安家信、带一点衣物食品的,方圆几十里又没有邮局,那就用得着信客了。信客要有一点文化,知道各大码头的情形,还要一副强健的筋骨,背得动重重的行李。 细想起来,做信客实在是一件苦差事。乡间外出的人数量并不太多,他们又不集...

乡村里的中国

乡村里的中国

        真诚的向大家推荐焦波先生的纪录片《乡村里的中国》,影片讲述的是山东淄博沂源县中庄镇杓峪村村民的故事。不管平时你站在什么样的立场看待问题,我相信你都可以从这部纪录片里找到你要的东西,无论是褒扬还是贬斥。整部影片里光杜深忠夫妇这一条线就呈现了非常丰富的内容,你可以看到夫妻矛盾,看到经济压力,看到性别歧视,看到穷困的底层人民那可怜可敬的精神追求….而归根结底,看到的是无奈。这种无奈不是文青无病呻吟的无奈,是...

2015返乡笔记之二:我们的家乡静悄悄

2015返乡笔记之二:我们的家乡静悄悄

这里是“返乡博士”王磊光2015年返乡笔记的第二篇。 他发现,大半年来,老家的几个村庄,基调是安静的:有办公楼和篮球场,却没有年轻人,连狗也是稀罕物;只有失去行动力的老人、病人,妇女和孩子也很少。相反地,“小集镇”却忽然兴旺起来,这背后也有着很多复杂的原因。   一 元宵节过去才十来天,太阳便出奇地好。山亮起来,树亮起来,田野亮起来,房子亮起来……世界仿佛被太阳打开了,开阔而充满希望。 我骑摩托带侄儿去附近两个新农村示...

2015返乡笔记之一:乡村的非正常死亡

2015返乡笔记之一:乡村的非正常死亡

【编者按】 王磊光的返乡笔记曾在上一个春节引发热烈反响。这一年,他又在几次返乡之间,积攒下好多观察。 “非正常死亡”就是其中格外沉重的一个话题。从中我们可以看到,在城镇化进程中,乡村抵御风险的能力在下降:倘若有一些人际的支持,有一些安全生产的规范,一些社会保障能及时跟上,一些状况就不会以如此惨烈的方式发生;比如,邻里之间可以帮忙看小孩,使用者可以更好地操作现代化的机器,乡人不致于被骗到黑工厂,在遇到大病时能得到更及...

一位博士生的返乡笔记:近年情更怯,春节回家看什么

一位博士生的返乡笔记:近年情更怯,春节回家看什么

编者按:     中国大地上一年之间城乡之间互动最深刻的几天,无疑就是春节。对许多人而言,过年是对家乡的一次检视,故乡人的变化,两地之间的差距,总是让人生发感喟。这就是中国城镇化的现实状况。 上海大学博士生王磊光,在2月的“我们的城市”论坛上分享了自己春节回乡的观察和感受:返乡的交通不再那么拥挤,故乡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却有失落;相比春节,丧葬是村民共同体呈现力量的难得时刻;青年打工者的婚姻受到物质的压迫,而知识在乡村显得无...

来自湖南的返乡笔记:不安分的村庄,活力与隐忧

来自湖南的返乡笔记:不安分的村庄,活力与隐忧

【编者按】 一年到头,人们只在正月初一到十五,运用农人所用的阴历,数着团聚的天数。趁着这段时间,我们希望更多地展示各种村庄的各种命运。我们也更加关心,未来村庄的可能性。        在这里,广东某高校教师黄灯,给了我们另一份故乡村庄的样本。读完之后,的确能感受到温暖的乡情,同时也有强烈的隐忧。村人缺乏教育,但有知识的人却对这一现状束手无策。 这也让我们想到,把对乡村的态度简单分成“感性乡愁派”与“理性仇乡派”,其实还是过...

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

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

编者按: 本文作者不仅是农村的儿媳,还是农家的女儿。去年,她也为我们撰写了返乡笔记《来自湖南的返乡笔记:不安分的村庄,活力与隐忧》。而她本次针对婆家乡村的书写,或因处于介入与抽离之间,显得更为冷静克制,却也更为沉重。我们看到,留在乡村的人和从乡村走出的人,上一辈与下一代,他们之间的差异在城镇化的过程中被迅速拉大,“乡愁”的“愁”由此加剧。 本文首刊于《十月》杂志2016年第1期,作者授权转载。 2006年新年,作者婆家的全家...